在封城狀態中:催眠如何提供幫助,擺脫焦慮和沮喪的困境,並協助尋找到心靈的安寧及快樂?

作者:Shanta Sultana
译者:Cheng June

“不,不,我沒有精神健康問題。 我瞭解您正在經歷的事情,我明白您的感受,您是如此的煩惱……其實我只是很忙! 有大大小小的問題,所以在晚上擔心著未來,想著車子和房子的事情;我知道我需要甚麽,這與心理健康無關。’我的前同事小心翼翼地告訴我並提醒我,心理健康對像她這樣的人來說不是問題。我聽出她笑聲中帶有不屑的味道,她告訴我她過著真實的生活,面對著生活中真正存在的問題;因此對於像她這樣的人來說,心理健康並不是一回事,它只是針對情緒脆弱的群組才需要。

 我試圖讓她明白,就像我們身體的存在一樣,我們的心理狀態也同樣存在。正如我們照顧身體一樣,我們也必須照顧我們的心理狀態。 但是,每當我嘗試談論照顧自己的心態時,她都會變得防備,她的聲音充滿顫抖,告訴我-我是一個生病的人,因患有精神健康問題而處於尷尬的境地。 但是,我從未告訴過她我患有精神疾病,我只是很在意我自己的心理健康,並且不斷檢視自己的心理狀態。

我很想瞭解我的同事為什麼如此抗拒面對心理問題,尤其她已顯然情緒不安時;並且事實上她經常在淩晨2點左右,處於自己無法應對的事情而不知所措狀態當中。

我意識到與心理健康有關的根源問題是,我們經常將“心理健康”這個詞語定義為負面的意思;而我們慣常接受了“身體健康”這個詞語,並且沒有將之否定化。 我們知道我們的身體客觀地存在著,以及我們認知到其是健康又或是生病,與身體健康有關的問題,可以坦然談論它並尋求幫助。 但相反由於我們的心理不像身體般存在,因此“精神健康”一詞會與精神錯亂和惡運相關。 我們不會思索心理狀態是健康或生病了,因為我們所有人都沒有在意它;只有弱者才會有心理健康問題。 我們不會與那群人為伍。 我們無法想像“精神健康”也可以與“良好健康”一詞聯繫在一起。

我請求我的同事不要再將“心理健康”一詞歸類為不安弱者的同義詞。 我提議她是否可以開始想像自己的心理是存在的;因此,它同樣具有軀體,並且具有與她身體相似的不同軀體部位。 正如身體的各個部位都需要護理一樣,她的心理也需要適當的護理。 因此,“心理健康”一詞也具有健康或不良狀態。 我問她是否會問自己“我的心理健康狀況如何?” 就像她問“我的身體健康狀況如何?”“我理解你的比喻!”,她說,“但我沒有那些問題。我每日與同事打交道,現在我正在考慮未來以及即將發生的事情。 我瞭解有些人有困難,例如被虐待等等,但是我更在意我要肩負的責任問題,不會想其它雜七雜八的事情。’

這就是為什麼我如此熱衷於談論心理健康的重要性! 令人驚訝的是,我們當中有許多人相信“心理健康”一詞僅與虐待或創傷相關連。 總覺得我們的心理不會受到我們日常活動,煩惱所影響,並且心理狀態是不會因不斷變遷的世界的狀態而發生任何變化。 停一停,想一想我們的身體健康:一個倒楣一天對比一個安逸的一天,身體感覺是否一樣? 在一天的辛苦工作後感到疲倦並可能有些肌肉疼痛時,我們是否要格外小心呵護我們的身體? 那為什麼我們就以為即使外部世界處於不斷變化的模式,我們的思想狀態也可始終保持不變,忽略它也會不舒服?

最新世界發生巨大的變化是Covid-19大流行。 我們聽到“瘟疫”一詞,立即只想到“聖經疾病”。 我們不認為它會出現在我們真實的世界裡,並且我們一直不接受人類歷史上曾發生的各種瘟疫,亦可能也會將來爆發其它疫症。 事實上,過去人類已經對付了不同的病毒攻擊,並且倖免於難,亦將繼續打敗病毒並生存下去。 但是,網上資訊裡的很多神話,陰謀論,恐嚇的故事及不可一世的論說,常常使人們害怕面對現實。 它們會影響我們的心靈的部分,並在我們的潛意識上引起壓迫感和焦慮感。

如果Covid-19疫情中上述各項已在發生的話。 我們必須重新考慮我們已預備的五年計劃,並想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 我們被解雇了,我們失去了親人,我們被隔離了,我們被剝奪了所有的社交活動;並從疫情開始以來,我們當中很多人都好久沒有見過家人​​。 只有最薄弱的一群才受到心理健康問題的影響是不合理的。 就算處於不錯的經濟和社會地位一些人,是否在此Covid-19疫情處境中也一絲不受影響嗎?  我們只是面對的問題不同而已,它們基於各自的社會,經濟和文化環境背景的分別,但是最根本的問題是,在疫症期間和疫症之後,我們所有人都需要更多地照顧自己的心靈層次。

有很多方法可以關顧我們的心理。 到目前為止,我們都曉得一些基本方式:我們可以出去散散步,通過電話與我們的朋友和親人聊天,吃點好東西,嘗試新的活動。 我提議我的一個朋友可採取這些方式,他告訴我他無法專注閱讀或觀看電影,他對參加新活動亦沒有興趣;獨自漫步只會讓他擔心和想更多,他一或暴飲暴食,要不然就不吃東西。 一段視頻談話不能滿足他要看到自己的孩子的需求。 他告訴我,他需要的不僅僅是基本的心理保健小建議。 他需要在日常生活中可以找到有用的東西。 他談到了醫生開的抗抑鬱藥,我們都在討論它們是否有用。

我知道我的同事和朋友患有抑鬱症,但是可以確定嗎? 我如何確定自己患有抑鬱症? 根據美國華盛頓健康研究所的研究,催眠療法的培訓者及學者認為,以下幾點可以幫助我們識別抑鬱症。

症狀1 –“現在,我早上不想起床。我過去有興趣的事物,現時我失去興致。’

症狀2 –“我覺得全身疼痛,擔心自己可能患有(纖維肌痛,癌症,關節炎,

              糖尿病等)。”

症狀3 –“我似乎無法停止暴飲暴食,體重增加了40磅。”

               或“我已經又開始酗酒,抽煙了。”

症狀4 –“我晚上睡不著,弄致精疲力盡。”

症狀5 –“有時我為一件小事就哭了,但在大多數情況下,又感到麻木。”

 必須承認在這疫症大流行期間,我們所有人都出現了一種或多種這些心理不健康的症狀。 我們所有人都對生病有些抗拒;我所在的地區,大家遠離打噴嚏的人。 我們中的許多人都曾經過度飲食或飲食不足。 而且我認識的每個人,包括我自己,都睡眠不定時。 我和我的一個朋友曾討論過,我們倆都經常在沒有特別原因下而哭泣。 近來,我的一個朋友不允許去醫院見她的丈夫,我也好久沒有見過我在北美的家人。 從理論上講,我們不應該有任何問題,因為我們沒有經濟問題或被不公平對待,但是我們仍然易哭泣。 這種情況似乎告訴我的是,我們太多人患有抑鬱症,儘管我們中有些人感到羞恥去承認這一點,但重要的是,我們必須面對抑鬱症問題,並尊重患有抑鬱症者說出真相。

我下一個目標是找出一般心理保健之外的方法。 因此,我尋求幫助並獲得抗抑鬱藥。我吃了一粒,它立即產生了影響。 我像是喝醉了,感到非常疲倦和呆滯。 未服藥前,我本打算在睡覺前先吃點喜歡的食物,然後看一個節目;但我失去了興致,因為我感到非常困倦,如果我依然進入廚房,我會弄掉東西或割傷自己,因為我像失去了對部分身體的控制。 因此我上床睡覺,像嬰兒一樣睡著,直到第二天下午。 這是疫情幾個月來,我的第一次沒有發夢而充足的睡眠。 第二天,我感到非常平靜。 這讓我瞭解抗抑鬱藥解決抑鬱症可能會有幫助。 我曉得英國廣播公司(BBC)曾報導說,全國各地的許多人被作夢所困擾,無法睡眠亦成為令人苦惱的事情。 因此,抗抑鬱藥成為好幫手。

但是我也想確認抗抑鬱藥是否我唯一直想使用的東西。 我是否想不再參與一貫平常的活動,例如做一頓美餐,寫作,觀看我最喜歡的節目? 我是否想減少對身體的控制並保持入睡狀態? 是否想逃離這個世界一段時間嗎? 一旦疫情過後,我怎樣恢復以前的生活狀態? 我覺得抗抑鬱藥不是解決我們目前心理健康狀況的唯一方法,我們還應做更多的事情。

 多得現今的社交網站,得知自我催眠這個議題。 是的,社交網路還不錯,在疫症期間它在許多方面都非常有用。

 我們許多人對“催眠”一詞持懷疑態度。 我們有時將其與騙子和欺騙術聯繫起來。 因此,讓我們來研究催眠術: 難道它只就是誤導一群庸俗者並賺他們錢的嗎? 什麼是催眠術,催眠術如何運作?

首先,我們談論催眠;它可以使我們進入像發呆的狀態,並給我們一些具體的建議,例如“戒掉汽水”。 但是,此人必須能接受或願意接受此些建議,對於那些不願意讓他人深入瞭解他們意識的人,則不起作用。  就如信仰團體彼此信賴。 人們常說“那些相信的人就會看到正面的結果。” 因此,一個不願意相信的人也就看不到任何正面的結果,這意味著看到積極的結果取決於該人的世界觀。

例如,受試者X可能認為有能力控制飲食是一種積極的狀態,而受試者Y可能覺得這還不夠,也沒有給人帶來積極的生活意念。  X受試者已經使其潛意識狀態聽取了一些建議,並且可以看到通過控制飲食在接下來的兩到五年中可以實現的目標。 Y則不願接受任何建議以達到將來的成效。 催眠療法可適用於以上相似的原理,但不同之處在於,催眠治療師對每一個體會先瞭解其個性,然後才在他的潛意識狀態下進行建議。

根據催眠療法的指引,“針對抑鬱症的催眠療法,是關乎它對抑鬱症的潛在基礎,並完整地解決了“重複的程式”,否則這種自我破壞的思想和行為會繼續惡性循環而沒有終止的一刻。

我們的精神狀況大多處於無意識狀態,恐懼或擔憂使我們感到焦慮。 但是,當這些恐懼和擔憂開始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時,我們的焦慮狀態就會變得不堪重負,那就會令我們開始遭受焦慮症困擾。 當我們使用“焦慮症”一詞時,我們許多人經常認為這是一種嚴重精神有問題的人的狀態,有些異常,而我們一般是心理健康狀態的人。 我們相信焦慮症是與最薄弱的的群組有關聯。 事實上說,在疫症期間焦慮症已影響到我們大多數人。 如果你不同意,請問問你自己,此階段你是否擔心著未知的未來,你的職業和工作,家人和朋友的健康, 是否會再見到他們,以及你外出時自己的安全, 以及你的經濟狀況?  答案一定是,你至少擔心了一樣或多樣這些事情,並且在心理遭受了從未想像過的痛苦。

焦慮和抑鬱是一個整體,從抑鬱開始,我們步入焦慮症,然後進入兩極階段。 重要的是,我們切勿陷入兩極分化,因為那會是最難面對周圍事物的時刻。為了避免進入這一階段,我們需要願意去接受去相信,就像參加信仰康復會議的成員一樣,並嘗試在潛意識上進行工作。 美國心理學家威廉·杜賓(William Dubin)博士亦是美國德克薩斯州奧斯丁市ARTS協會的一名專門從事催眠治療的心理學家指出,“太有防禦力的人可能不是好的被催眠者。”那些容易沉迷於書籍和電影,並精於視覺化的人是催眠術的更好人選。

英國的心理學家培訓師,New Ways of Seeing 的作者和 The Uncommon Knowledge課程設計者馬克·泰瑞爾(Mark Tyrrell)說,“催眠術實際上不是一種療法。 它是一種身心狀態快速,徹底地學習模式。 催眠可以作為“傳遞系統”,使治療功能更強大。”

我認為我們都有同感,在疫情發生的第二年,我們需要一個系統來使對焦慮和抑鬱症的治療更加有效。

名人精神科醫生和美國最受歡迎的治療師Daniel G Amen博士以注射針為例向我們解釋了焦慮對我們的影響。  他解釋,我們所有的血管都包裹在光滑的肌肉中,當我們感到焦慮時,我們的血管會被壓緊,很難在其中紮針。 你們中的一些人可能還記得護士在努力採集你的血液樣本時的情景。 現在你明白這是因為你當時有短暫的焦慮症。 現在想像一下長期的焦慮症,以及它如何在更大程度上抑制您的思維。 如果用針代表建議,而心理是血管,那麼就像針不能穿透血管一樣,外部建議也不會穿透你的心靈。 Amen醫生告訴我們,他使用催眠療法使患者擺脫短期焦慮症的困擾,就像一旦患者感到放鬆,便可以輕易取血樣。 催眠的作用是與取血樣是相似的。 這不是要治癒而是要放鬆患者的心靈,這樣患者才能收到有用的建議來應對焦慮症。

轉回到我的同事,朋友或對未來的憂慮中,我看到了放鬆思想的緊迫性。如果我的朋友可以放鬆自己的思想,他可以讓治療師幫助在他的潛意識中,並且可以就幫助他解決焦慮症提出建議。 坦率地說,我們沒有人能對當前疫症做任何事情,我們仍然未能打開心靈去接受任何建議。 這不是我們的錯,而是在此嚴峻形勢下人類的自然狀態。 這就是為什麼定期催眠療法確實可以幫助我們緩解潛意識中這些憂慮。 這不是甚麽魔術;這也不是假科學。 這是我們需要滋養的古老知識,而且正如Tyrrell博士告訴我們的那樣,我們可以從古老的例子中學到東西,並應用到現今。

我們未必能接受定期的催眠治療,但是我們可以嘗試練習一些自我催眠的療法,並嘗試一些有用的建議。 Amen醫生為我們提供了一種DIY催眠療法。可自己試試:

專注於牆上的某一點

1,2,3 –     讓您的眼睛感到越來越重。

4,5,6,7 –     再沉重。

8,9,10,11-  並根據需要可閉上眼睛。

12,13,14,15,16,17,18 – 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保持一秒鐘,然後長時間呼氣。

                                   呼出一口氣,並保持一兩秒鐘。

再次吸氣,然後緩慢呼氣。 舒緩所有緊張感。想一想所有的恐懼,想像一下將它們呼出並放鬆。 現在重複;緩慢而深深地吸氣,再呼出,呼出時排除所有麻煩。重複著,讓您的呼吸更慢,更深,更規律。

繼續專注於規律和放鬆的呼吸,並感受溫暖,想像一隻溫暖的手。 想著所有使您焦慮的事情,並通過呼氣將其釋放出去。

閉上眼睛,將眼球向上下滾動,然後將它們返回正常位置,然後想想您的眼睛現在感覺有多放鬆。

讓這種放鬆以緩慢的速度從腳趾上的微小肌肉傳播到您的臉上,並不斷想著很溫暖。想像一下您的背部,肩膀,手臂和所有肌肉都變得沉重,溫暖並放鬆。

當放鬆擴散到您的胸部時,請想像一下您的胸部有一個溫暖的部位,然後將其溫暖散佈到身體的其他部位。

想像一下,您站在帶有堅固欄杆的長長的白色大理石樓梯的頂部,並且在欄杆的兩側,都有美麗的花朵。

現在開始走下樓梯。 每走一步,您都會感到更加放鬆。

沿著樓梯走下去,倒數10,9,8,7,6,感到更深,更受保護,5、4、3,更安全,2,1。 在您想像中最美麗的花園中走下樓梯。 盡您所能去感受這個花園;看你想看到的最美麗的事物;聞著最適合你的香水;聽著你喜歡的聲音,有你最喜歡的鳥兒在唱歌,有狗吠,有孩子們的笑聲或樹枝沙沙作響;只聽到你選擇聽到的聲音。 品嘗空氣的清新和感受溫暖的陽光,輕柔的微風吹拂您的皮膚,感受柔軟的草在你腳下。

你已經啟動了所有感官,現在讓自己更加放鬆和舒適。 想像一下一個充滿溫水的水池。 它很安全,所以朝它走去。 水是晶藍色或翡翠綠並且很淺。 你進入水池,在水中沐浴,讓你的所有感官在水中放鬆,讓它消除你所有恐懼和焦慮。 這是可以保護你的水,也是很好的避難所。 你隨時可以來到這去感受它的安全感。

你做得很棒,大概這樣兩到三分鐘。 現要從安全的水裡回到現實來,倒數並喚醒您的感官,以接收周圍世界的噪音,氣味和感覺。 讓自己再次意識回歸並睜開眼睛。 你可以在有需要,暫時遠離現實,放鬆身心並尋找安全的任何時候進行此操作。

這種自我催眠技術有多神奇? 謝謝,Amen博士。

Amen博士談到了上述催眠技術中的溫暖,您可能想知道它的真正含義。 思考一下溫暖和溫暖我們的雙手會產生治癒的效果。 我們可以寫下十個可以溫暖我們的手的方法,例如熱水壺,嬰兒溫暖的皮膚,撫摸寵物,溫暖的暖氣片,將手放在溫暖的沙子或水中,在桑拿浴室等。 溫暖我們的雙手,已證明可以減輕壓力及焦慮。 一項研究表明,撫摸寵物有助於放鬆身心。 也許你可以擁抱你的狗。 新生嬰兒的溫暖皮膚會產生相同的感覺。 貓是最有效的,它們的溫暖很容易滲透到人的心靈去,並溫暖雙手,使人開始放鬆。 因此,我們應當讚美那些治療貓。

也許我們都可以嘗試少些自我催眠治療,並請寵物幫助你,也嘗試在心理安置一池于你安全的水。 也許我們所有人在管理自己的心理健康方面會變得更好一些,並接受我們的心靈是存在的。 因此,重要的是要注意我們思想的健康狀況,無論好與壞。 事實上有很多方法可以幫助自己解決抑鬱症和焦慮症,而催眠療法無疑是當之無愧的一種好方法。 你可以選擇保留這項技巧。 任何有益身心安全而又快樂的方式都應加以培養及保存。

有關催眠療法的資訊,請查閱http://hypnosis.plu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